【凹凸/嘉金】音乐少年

*CP味儿不浓,我就觉得他俩打打闹闹的就挺好,你要当CP向看也行
*ooc和bug你懂的
*私设的偶像嘉和点梗的钢琴金(总而言之都是点的音乐系)
*@混沌双翼   好吧写完之后再对比一下发现好像除了音乐系之外没几个地方对上号的(戳瞎自己双眼)但是,我真的特别喜欢这个梗。就…真的太棒了,谢谢


凹凸学院,是在全球都非常有名的一所音乐学院,里面的学生几乎都是奇才,听说能从里面出来的个个都是出了名的——

“也就只有圈外人才会这么想了。”

金这么说到。

近几年来凹凸学院虽说入学人数只增不减,但出来之后真正出名了的还真没几个人。外面那种完全不靠谱的消息——基本都是吹出来的。

金叹了口气。这所学校人数极多,但是自己认识的人却少之又少,好不容易碰见了自己的发小吧,还被他嫌弃了。后来还是因为缠着他他才答应让自己跟着。而且本来今天!是可以和格瑞一起演奏的!结果!学校说让格瑞去参加国际赛!他不就只能去了吗!超!气!的!!

金在自己的房间里愤愤的撒了会气后,才总算是冷静下来了些。现在学院为了让演奏成功举行,便让金和排名第一的嘉德罗斯一起配合。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瞬间就炸了。让自己和那个狂妄自大的家伙配合?!怎么可能?!况且他第一次见到我叫我渣渣诶???!

但是金这么说是没有用的,毕竟学校已经定好了。就算嘉德罗斯来抗议也丝毫没有用。就算,他上次一来就差点把整个办公室给掀了。

“渣渣。”

“我不叫渣渣,我叫金。”

嘉德罗斯推门而入,见金在那护理钢琴也就没去找事。金一见到嘉德罗斯就没好脾气,尽管怕他,却还是脾气倔的不想和对方好好说话。嘉德罗斯沉默了会,看着金护理钢琴的背影,也没多想便道:

“金。”

“?!”

正细心擦拭着钢琴的金被嘉德罗斯这一声吓了一跳,叫是没叫出来,毕竟钢琴替他叫了。

“你,你居然会叫别人的名字啊……”

“渣渣你什么意思?!”

“没没没你继续啊你继续!!”

金听到对方叫了自己名字后,虽说是吓着了,但对嘉德罗斯的印象却还是好了些许。

这人似乎也没那么难相处。

当然,只是似乎而已。

在之后的练习当中,嘉德罗斯对金的态度特别的刻薄。即使嘉德罗斯并不是一位钢琴手,而是一位歌手。

“这里错啦!都说了调子没有这么高了!”

“怎么回事这里调子又不对?!你到底怎么进来的?!”

“好了你别弹了我给你演示一遍算了。”

嘉德罗斯本来抱着就算一遍过不了的话就再来几遍的想法,结果听到那么多次的失误后他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嘉德罗斯快速走到金身边然后把他扯到一旁坐着,自己则坐在钢琴跟前。金实在受不住,只好千叮咛万嘱咐的跟他说爱惜钢琴,别弹坏了。只不过嘉德罗斯没听进去,甚至没等金说完他就弹了起来。

但是,等到金真的听到嘉德罗斯的弹奏之后,他整颗躁动的心都因为这首曲子而彻底平静了下来。嘉德罗斯的弹奏仿佛和自己弹的不是同一首曲子一般,从他手下出来的所有音节似乎都是一股股流动的小溪,不吵不闹,就这么静静的流淌着,抚平了你内心所有的骚动。听起来感觉温柔极了,有种想让人彻底融化在这首温暖的曲子当中。等到结束的时候,金甚至没感觉到自己有些泪目。因为真的太好听了。

“嘉德罗斯你怎么这么棒?!”

刚停手的嘉德罗斯听到这句话还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的愣了一会才说自己当然厉害。然而这一次金完全没有反驳,只是使劲点头赞同,并且还止不住的夸他。嘉德罗斯虽说没把所有表情显露在脸上,却还是不免有些惊讶金的态度,转变得太快了。

“练习!再来一次好不好!就再来一次!我也想试试!!”

嘉德罗斯实在扛不住金的层层攻击,再说了到时候还有表演,只好勉强答应。

这次的曲子就像之前所听到的一样,是一首温柔的曲子,这是词作者与曲作者带着爱将它产出来的。金的演奏不能说是完美,但已经能将自己的感情投入进去了,再多练几次应该就没问题了。

嘉德罗斯听后没有过多的挑刺,只说曲子的意思需要自己领会,每个人的演奏出来的感觉都不一样。他尽管只是一位歌手,但对于音乐这方面的东西好像都涉及过似的。不过总的来说,他还是一位可以说是人尽皆知的歌手。他的风格多变,似乎什么类型他都能把握的了,只不过相对来说摇滚乐唱的比较多,而他最不会碰的就是温柔曲。他认为这个不是他的风格,却还是因为学院内部演出的原因在此次破例演唱。

一曲完毕,金的眼睛里闪着丝丝光芒,看起来兴奋极了。嘉德罗斯虽说没有太多表现,但嘴角扬起的丝丝微笑却掩盖不住自己内心对合作成功的喜悦。

一位好的歌手是不会在意与自己合作的人是谁。因为不论是谁,让演出成功是最重要的。

以后的几天里,他俩都在努力练习,当然在众多曲目中,练得最多的还是《诉说》。这是二人刚开始吵得最激烈的曲子,也是二人关系开始慢慢和缓的曲子。

演出当天,嘉德罗斯换上了自己常穿的那套演出服。他在后台看到金的时候差点没忍住自己冲上去扒了他衣服的想法。只因为他的服装太普通了,普通到从大街上随便抓几个人,那衣服款式都差不多。但因为快要出场,嘉德罗斯也不好让金再去换衣服,只好说了他几句。

学院本来人就多,如此偌大的表演厅都已经挤满了人。金光是从后台的帘缝中瞟几眼就已经十分紧张了,毕竟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场面。嘉德罗斯倒是习以为常,见金紧张的坐立不安,作为前辈的还是礼貌性的上去——打了他的头。

“嘉德罗斯你什么意思?!我又怎么你了?!!”

“没事,看你太紧张了打你缓解一下气氛。”

“你有本事打你自己啊?!很疼的好嘛!”

“好就快上台了该安静点了。”

金在听到上台两字时立马安静了,不如说是根本就不动了。嘉德罗斯没办法啊,都已经听到外面的主持人报幕了,他只好拿手指轻弹了金的额头,并道:

“这次完蛋了要你好看。”

在金被吓晕之前又补了一句:

“不是已经练习了那么多次吗,还怕什么。怕的话不就是对自己没信心吗。”

这句话激励了金,他一下子跳起来,帽子也跟着抖了抖,看起来十分可爱。可他表情严肃的看着嘉德罗斯,郑重的点了点头。

“下面我们有请嘉德罗斯和金带给我们的演出!”

嘉德罗斯和金两人随着主持人的报幕,一左一右的从后台走出。嘉德罗斯稍稍调试了一下麦克风后便看向金那边。只见金深呼吸了一口,随后那坚定的眼神回答了嘉德罗斯。

一定会成功。

金的眼神中表达出的唯一的意思。

那就信你一次。

嘉德罗斯带着笑意转过头,开始了两人准备已久的演出。

最后的结果很成功。简直可以说是太成功了。前期嘉德罗斯的几首个人曲分明已经带动了大部分人的气氛,但最后压轴的,与前面风格完全不同的《诉说》却还是让他们在听到之时哭的泪流满面。嘉德罗斯并没有因为他们的感情变化而不高兴,反而是太高兴了,因为这代表着成功。他也没想到最后的那首曲子会让他们全部哭出来。至少在他可见范围内的所有人都哭了。

难怪上次渣渣听到之后就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只不过这次弹奏的人是他。

嘉德罗斯勉强同意了金的钢琴能力。但是其余方面的话——还有待考察。

评论(10)
热度(41)
© 葉_春人我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